2015年纪事

距离2014年圣诞没几天的时候,我爷爷死在医院里。天寒地冻飞鸟绝迹,原野包围的孤村点起篝火。

参天杨树无人的乡间小道,极目不可望断的土夯堤坝,破败的小院里吊丧的宾客,撕心裂肺的哭声,同宗男子一脉传承的长相身形,我爷爷的葬礼进行了三天,晚上的时候,看着满天星斗,想起以前爷爷看工地的时候,叫我半夜起来撒尿,我还非要让爷爷拿出气枪打一枪,那时候也是这样的满天星斗。

年后去北京开了年会,把我们拉到北京五环边上的度假村,待了两天,白天开会听总裁吹牛逼,晚上吃饭之后,我感谢了很多人,觉得每个同事对我的帮助都是很大的,都跟师傅一样的手把手教我,从饭桌上离开,回到房间,西南区经理和开发的经理又来找我上司聊天,指天画地扯到凌晨4点多才睡觉,早上起来打高尔夫和真人cs。我的枪法依然很准,场均射杀15个人,这得益于我多年的战地2狙击手生涯。

从北京回来发生的一件事很毁我三观,

年前离职的同事,在数据库里留了个加密的sql,每天过了12点删除所有表rowid小于250的行,这直接导致了系统的崩溃。

我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近乎于泄愤的肮脏行为,觉得不可思议,大家对他进行了谴责,最后不了了之。我连他的名字都不愿意提,想想都恶心。

年前准备买车,逛了几个4s店,大众的销售比较专业,但并不急于成交。福特的销售都是实习生但是感觉很亲切。途观,昂科威,翼虎,自由光这四个车看了很久,问了很多人,最后买了翼虎。此车并不很好,有断轴先例,后来又有召回,只是觉得销售人不错。

说实在的,所谓suv根本就不能越野,这些做广告的根本就是骗人的。

石家庄的周围都是山,我小时候基本都去过。开春的这段时间里,就拉着同事满山跑。山野峭壁,拾阶而上,枯树老藤,鸟语相闻,桃花盛开,随风飘落,顺水而下,就这样度过到了初夏。

五月的下旬,我觉得应该要去学校看看,所以就开车去了秦皇岛。

周五下午六点出发,开到保定天就全黑了。再往唐山走,一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。我车里放着歌,LY一直说难听。我的歌都是依据ZRX的喜好精挑细选,专门鉴别绿茶婊,要是哪个女的觉得如此偏门的歌都还不错,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。

早上到了岛上,先去了号称是最孤独的图书馆,我以为是像燕大门口那片海一样宽阔的沙滩,孤零零地矗立着。结果呢,不过是开发商的人造景观,结合着微信推广,低价打了一个广告,按道理说这算是违章建筑。

沿海的路遍布树荫,这些路自己一个人走过很多次,感觉特别漫长,现在觉得转瞬即逝。栈道延伸到蓝灰色的海水里,阳光耀眼海风轻拂,沙雕千奇百怪,游人三三两两。下午拉着学妹学弟去了趟石塘路老虎石,晚上XYS请留在岛上的几个人一起吃的烤羊腿。

再到桥头已经是夜里十点,贴吧这帮家伙差不多都没变化,真的一点都没变,也没什么人认识我了,我突然觉得大学里边犯了很多错,很多事情都后悔了。伤感的毕业季,等待凋零的合欢,漫长的下山路,昏黄的路灯下三五成群的学生,我第一天来里仁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场景。

第二天,见了YL,拉她到市里吃了顿饭,海上薄薄的一层雾霾,海风有些凉,吹乱她的头发,我无法形容我跟杨柳这种关系,硬要扯的话就是没关系。周日下午开车到深夜才到家。

团委的学弟学妹也要毕业了,都比我要强很多。

为了完成十月份上线的任务,我们去邢台廊坊各县开会。

不到邢台,不知道河北省还有人这么有眼界,不到廊坊,不知道河北省的经济已经在下坡的路上。

开会,坐车,开会,坐车,记了很多东西,见了很多人。我在火车上听财务会计部的负责人聊天,觉得很长见识。

世人皆说chinajoy好,我作为一个爱看热闹的人,一定要去看看。可是没人陪我去凑热闹,就一个人买了早上五点的机票,去了上海。说到上海,我印象中是一个萧索的城市,这与我总是在秋冬前来有关系。

这次正是盛夏,中午的骄阳烈日把柏油马路都烤化了,走一步都觉得要热死。走进宽阔的展览场馆,站台的妹子个个庸脂俗粉,假意的笑容挂在脸上,所谓活动,除了扫码就是排队抽奖,人海茫茫随波飘荡,我走到脚底起泡,买了个psv,见到了添田武人,觉得此人红光满面,绝非一般人所能有的气色好,令人诧异。

回来后闲来无事,拉着WXR去了一趟西柏坡,岗南水库进入了枯水期,远山雾蒙蒙一片,天气微凉,此地我从小就熟识,每次来总觉得很亲切。她总说自己不上相,其实拍出来还可以。

九月开学的季节,眼见着RY减肥成功了。上大学的时候就跟她一起逛超市,毕业了还逛超市,一点长进都没有。

又拉着WXR去了一趟花海,觉得不过是把正定正月的庙会搬到了滹沱河边上,一样的脏乱差。

项目正常上线了,我们贡献了公司四分之一的毛利,这样的结果皆大欢喜。

十一的开始,生病住院15天。

我的胃又不行了,胃出血,导致便血吐血。我从没想过吐血是什么样子,直到我因为失血过多休克在急诊室里。隔壁床的是个胃癌晚期的老头,每天寻死觅活。又有很多五十多岁就得了脑中风的中年男人,全家一起遭罪。

陈奕迅来石家庄开演唱会,这是不得不看的,只是和谁一起看让我很纠结,之前就有比我大好几岁的姐姐要和我一起看,我婉拒之。最后约了WXR一起看,距离太远,看不太清,人真多,挤死了。听过我唱歌的女人屈指可数,想嫁我的女人一个都没有。

十一月的末尾,我去德州银行搞了个资产负债的报表。

去了之后就发现,这地方都是招的刚毕业的学生,大家就各种摸索,每天加班到凌晨两点,节假日不休息,就这样还是赶不上进度。银行的甲方也很恼火一个有经验的人都没有,气急败坏地和乙方上层施压,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来德州救急的。

我根本就不知道啥叫资产负债,啥叫现金流,什么是cognos,也不会写存储过程。我的sql水平仅限于增改查删。

照着同事给的存储过程实例大致完成了功能点,改了几天,剩下的时间都在扯淡,住了十多天也没什么进展,仔细研究了一下sql优化,不外乎是改写法加索引加临时表加hint,折腾成这样就回来了。

在德州仅有的两个周末上午,我去了德州博物馆,里面没什么文物,净是讲德州历史典故。在开发区的路上,树叶随风而落,雪霁的中午,安静到了极点。

之后去了董子园,初雪的河畔冷风萧萧,柳枝低垂举目无人,廊桥画苑围绕一片水波荡漾,像极了杭州西湖的雪景。独自一人穿过仿古的街道,青黑色的瓦檐亮白的山墙,橱窗里摆满了字画古玩奇石。

因为德州的行程,耽搁了见HP。到见时已是12月初,遥想14年,他刚刚分手,我骑着电瓶车去见他,他同我说怕是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女人,又很自责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好。我同他说,这种事情不需要自责,她看不上你是她变了,并不是你变了。当初我计划追LJT的时候,他建议我不要追。这是我大学少见的几次没有从善如流的选择之一,事后证明确实比较坎坷。时隔一年再见,觉得HP心情好了很多,席间和WZL打电话,突然回想起以前在团委办公室对面坐着扯淡的日子。我并不是一个怀旧的人,只是大学里边美好的东西少之又少。

12月的末尾,坐等过年的日子里,我很无聊。

所以自学了python爬虫和PHP,学了下R语言,学hadoop和spark,总结自己遇到的问题画流程图。

拿VBA给甲方解决了小问题,让这班人很吃惊。我个人觉得VBA是垃圾中的垃圾,用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有个学弟在微信上联系我,说是WYL老师介绍的,让我指导一下他的学年论文。

我自认为工业工程的学生写互联网相关的论文是不太好的 ,很容易写得假大空。我自己写的文章就是那样,

说是指导人家,其实只是提个建议,我让他缩小题目范围,看看我以前写的旧文章,也算是略尽绵薄之力吧。

见了LJT,时隔不到一年,她把我的钱包手机都翻了个遍,然后说,怎么都换了?我说,这车里除了你我都是新的。

12月31日的早起,我坐在沙发上看手机,我妈突然在餐厅跟我说:你看手机有什么用?有人联系你吗?

我仔细想了想,确实没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在大学之前  ,是一个很容易翻脸的人,不开心就掀桌子,经过这么多磨练,终于把脾气磨得差不多了。

我并不是一个内向的人,我之所以表现得内向,是因为我外向起来没有几个女的能受得了。

如果我对一个女人如弃草芥,那一定是我和这个女人之间不曾有过承诺。



 

评论

© forrestneo | Powered by LOFTER